2009年12月22日星期二

能不理?能放下?

我喜歡Steve溫文但卻不喜歡他的固執。

他的飲食和體重是我認為在健康方面很不理想的,他也不否認,我最頭痛的是不管我軟硬兼施都無法讓他在飲食調改。很多次,他不理我的勸告,我生悶氣,他也不問我為什麼生氣,我問他知道我生氣什麼嗎,他回答說不知道(他是知道,只是裝不知就是最好的方法)。他知道我要他戒吃炸薯片喝汽水等。有一次,他同樣不理我的勸告,我對他說我很生氣,他問我為什麼要為這些生氣,我說,因為你是我的丈夫,如果你是陌生人的話,我不須要生氣。

我想有伴侶的也許會了解這種感受。

事情並不如我期待的。今天又再談起有關飲水方面的,我勸他帶家裡較衛生煮的過濾水去公司(他飲公司內的飲水器的水),他又拒絕然后故意說,不然就只喝汽水好了。我這次回應他,“ok, I don’t care(好,我不理了)。說了后我還是有情緒,不是生氣,是有點傷心。

愛他之余我為他好,但他拒絕,我還能做什麼?


2009年12月15日星期二

為何害怕孤單?


冬天來臨前,我們把花樹盆一一移駕進屋内,這棵我把它當寶的菩提樹,當然不列外。這天走過看它時,我不禁驚叫一聲,Steve問我何事。我們的菩提樹的葉子突然全都脫落,只剩一片!一枝獨秀的菩提樹本來就没幾片葉子,一下子八片突然一起脫落,真擔心這一片也不保。(啍要怪空氣,玩什麼心理測驗嘛,真是的!)


我偶爾想到未來,我很無理的對Steve說,答應我,你一定要活得比我更長久。他第一次聽到我這麼說時,他回說不。我說至少比我多活一分鐘,他靜靜不語。后來我幾次又提起,答應我,你一定要活得比我更長久。他可能捉摸到一點點,他說,“I will try(我盡我能)。

我追索内在的心理,我想我還是不能面對孤單

這種害怕孤單的感覺在2002年我一次的旅行中強烈的出現,那時走在尼泊爾的山村鄉間小路,不見其他的旅伴,我心慌得不知那一條路才是爬山導遊帶的

我再追索為何我害怕孤單,我想在我的原生家庭,我小時候就不喜歡父母兄姐之間的關係有隔閡,我被訓練 得很獨立,外表很堅強。原來我内在是不喜歡孤單,很想有依賴

我又再再追索為何是家人的影響,我的答案是,我還執著有


後記﹔三天后,那一片葉子也脫落了,唉經不起孤單吧?

2009年12月14日星期一

生命中最重要的是誰?

空氣菩提樹玩一心理測驗

空氣菩提樹想想在生命中的重要者

菩提樹想了想有﹕

職員上司 朋友 兄弟姐妹 伴侶 父母 兒女

空氣﹕現在要捨棄其一時,會選誰?

菩提樹捨棄了職員上司

再捨棄其一時,會選誰?

菩提樹失落的捨棄了朋友

又再捨棄其一時,會選誰?

菩提樹傷心的捨棄了兄弟姐妹

接着又得捨棄其一時,會選誰?

菩提樹痛苦的捨棄了

最后剩下的一位會是誰?

2009年12月5日星期六

成長

有時候人很容易給自己或别人一些藉口或理由。我想大多時,藉口或理由都是一種'自我防衛',這是在心理學的詞彙。自我防衛是一种在为了保護自我時產生出來的一種機制。往往有時表面可以自欺欺人,但根源卻深置内心,不處理就無法顯示人格真正的真誠。


我還没遇到我丈夫前,有幾樁情感的激盪

有一段二十幾歲還没開始就結束的史,怎麼說呢?那時有位男生追求我,約了我幾次出外后,突然不再聯絡我,我心裡問號多多,很納悶不舒服想知道什麼原因。有嘗試向朋友探問,朋友只說他自己會告訴我,但卻音訊全無。我的納悶轉成自怨自己不夠好、不值得被别人喜歡(自我價值不高)的心理狀况,自己也不知道這潛伏在内心多久!


有些人說時間會沖淡一切,其實這不是很正確的。吸取事件經驗產生出的信念都在影響着言行,只是人理智的不自知而已。信念會轉變是因為自我成長及學習而令自我價值提高。


有一段三十幾歲明知表白后會得到對方答案不可能的高機會,我還是提起勇氣。對方誠懇給了答案后說,如果他要有女朋友他一定會去追求。離開前他很溫和的說,希望他所說的對我不會有任何傷。雖然那時我還是很失望,但我謝謝他讓我知道答案。我在家失落了一會,睡一午覺后,感覺如放下一粒石頭。晚上和朋友談心情后,就這樣只須一天調整,没有問號,我自信滿滿(自我價值高)的我一定會擁有最美好的伴侶。我和他還是如常,没有任何不對。我内心感謝拒絕我的人。


這兩段情的不一樣差距就在於自我價值的差距,從中就能看到什麼是自我成長!心就會豁達,我喜歡那人,那人未必會喜歡我,而且拒絕人或被人拒絕也不須要任何理由!


2009年12月2日星期三

生命的義意

身無分文的呆立着

心情沮喪徬徨

不時高歌泣訴

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

不時仰天吶喊

什麼是生命的義意?

這時

溫柔停下腳步

默默陪伴在的左右

感受到的鼓勵肯定

累了就換來接替

輕唱着安寧曲

抱在懷里

感受到的慈愛關懷

原來

生命的義意就在那里!

2009年11月25日星期三

輪迴

Birth 生
Old age 老
Sickness 病
Death 死

小孩作詞:
生了生了漸漸老
老了老了常常病
病了病了慢慢死
死了死了快快生

2009年11月10日星期二

裸照

風和樹相見歡

閑聊后無所事事

一問 猜猜拳如何?

一答 好呀!

協議 每輸一次脫一件身上物

剪刀 石頭

樹輸给風一次

剪刀 石頭

樹又輸了

剪刀 石頭

樹再輸了

剪刀 石頭

樹完全輸了

風看了一絲不掛的樹

得意呼哈大笑

臨走前還偷怕了樹的裸照

載上綱


2009年10月20日星期二

開悟

佛教強調開悟,怎樣才能開悟呢?

這個字可以是由兩個字或三個字組成。

兩個字是心和吾,解釋成是我的心或是心的我?不知是打開我看心,才能開悟?還是打開心看我,才能開悟?還是分開我和心,才能開悟?

三個字是心、五和口,解釋成是心的五個口(貪、嗔、癡、慢、疑 - 五毒)或是口的五個心(色、受、想、行、識 - 五蘊)?不知是解開心的五個口,才能開悟?還是離開口的五個心,才能開悟?

唉,我看開了悟,還是不能悟!

2009年10月13日星期二

卵石禪

這可愛的混血小女孩不是我們的。我們倆夫妻參加美中佛教會的一日家庭慈愛共修,在拍照的當兒,她走來靠近我們,看來她很喜欢拍照。

家庭共修活動除了约一小時半給大人的佛法開示及靜坐、小孩的紙折手工及yoga ,其它有畫畫及卵石禪、經行、制做蓮花灯、呈獻故事和歌唱活動都是大小一起進行。

講一講我覺得很有意思的畫畫及卵石禪的活動(我翻譯自英語),那是採用Thich Nhat Hanh一行禪師的小冊子(不過,引導者做了一些修改)﹕

引導者要我們每位在各自的紙上第一先畫花,第二個畫山,第三個畫靜止的水,然後第四個畫空間(如畫天代表空間)。引導者要我們靜坐吸氣呼氣一會,然後經行到草地外的觀音亭,沿途回時拾取三粒小石及一粒有字體的卵石(引導者安排的)。回到自己座位,引導我們做卵石禪觀想﹕吸氣,我像花,呼氣,我感覺很清新吸氣,我像山,呼氣,我感覺很堅固。吸氣,我像靜止的水,呼氣,我反照的東西如它的真實性吸氣,我像空間,呼氣,我感覺很自在。若有興趣知詳細,可上鋼

我覺察到這活動在撿拾卵石時,我的執著於卵石的外觀色澤、形狀和字體的意義,我掙扎的两、三次想換掉已拾起在手中的卵石




2009年8月31日星期一

文化影響生活?

有一朋友與我交談時問我,你會不會感到有culture shock(文化沖擊)她也是華人嫁美國洋人,所以她談出自己的感受,我突然感覺很累,為什麼要這麼辛苦自己,真的很想give up(放棄),回到我的comfort zone(舒適地帶)。

我逐和她分享我的狀况,我的婚姻没有感到這種的沖擊,我反而覺得Steve是很優秀的,比如他很隨和由我決定要出外工作或不工作或做義工,我認為好像很少在倆個華人夫妻見到,大多都是丈夫希望一起共同負擔家庭。他雖然是洋人但卻對佛家、儒家、道家思想有興趣,他不僅有(也不知是東方人的還是西方人的)道德品格,還有西方人對女士的尊重。他都常替我開車門讓我先上車及關門,再遶走去他的駕車位(我年青時看到男士為女士開關車門,曾不解為何要多此一舉),其實他認為那是他做丈夫應做的,其中的husband job(丈夫的工作),所以我就讓他做他的工作,也會對他說謝謝,而且我很慶幸嫁來美國,能認識到西方人的文化。他家人都很尊重我的宗教、文化,我們去拜訪他們時,常儘量準備我偏好的食物。我都很感恩這些生命的禮物,我常感覺我的謝意無法用文字表達足夠。

朋友在這過渡時期的難受,我很希望我的分享能讓朋友有一點點幫助,多往生命好的方面看。

我所寫的文,並不是在炫耀些什麼,而是我很想與人分享交流,希望大家一起學習。

2009年8月16日星期日

修行

兩粒石頭在天庭修練有成

終於修化成獅

為了修行圓滿

天皇御旨石獅到人間一回

守職禪堂

一對石獅佇立左右

風雨日晒

動也不動

靜觀人間俗事

不期然有只鳥兒

愛上了這石獅

鳥兒帶來行李

倚賴不走

石獅急得 哎呀呀那還得了

這不誤了我的修道嘛

鳥兒卻高興得 吱吱吱

找到避風港咯

2009年7月16日星期四

心念的能量

我相信心念电波的能量,你相信吗?分享一段小經验,有一次我丈夫Steve心跳不正常及痛,我们半夜坐急救车到医院(因为我还没考上美国的驾照)。隔天中午(星期天)他没事可离院房了,我们没车可回家,在医院内近门口处Steve打电话找taxi,但打不通,而我的心念在传送﹔希望有好心人可以送我们一程回家。过了约一、两分钟,一位男士走来看到我们,与我们打招呼及问我们有何事,Steve告诉他因心跳痛进院及现在要找taxi回家,他说他是教士,已探访完一严重病者。说完再见,他走向门口,我看着他的背,我的心念传送﹔送我们一程回家吧!他突然反身走回来问我们住在那里,说了方向及离不远后,我们跟他一起走出门口去停车场,坐上他的车。

也许我每天的早课都有礼拜一切诸佛、菩萨、一切护法神、一切众生﹔愿一切护法神、一切众生,愿他们常在安宁快乐、和善、和谐中。这也是传送我的心念。

2009年7月14日星期二

我是个自私心的义工

有一次TLing和我说起关於在佛寺当义工清洁厕所的事,我很快的冒出一句话,我最不喜欢清洁工作,叫我做其它事都可以,我不要当清洁义工。 我真是个自私心的义工,做义工竟然要选择工作。

我忆起廿年前,有位男中年人,我猜他是常到神庙帮忙的人,他来我契妈店家(在槟城,做布旗类的生意)买神庙用品,他与我契妈熟络就闲聊一些事,他说早上他去政府医院,看到一位男性老病人躺在床上有屎有尿,似乎没人理这病人,他就抱这病人坐上轮椅到冲凉房帮他清洗换衣,换床布给这病人,然后他整身臭臭赶回家冲凉。我契妈赞叹他功德无量,我也心里赞叹,觉得他不是什么团体的义工,但却无私的助人。这故事是在廿年前,但我现在还能忆起。

虽然我美其名是当义工,但试问自己能自愿帮非亲非故的人清洗其污秽物吗?

2009年7月1日星期三

共享家务

这个时代虽然已趋向夫妻双薪共同创造家庭,不过还是有些人存着旧式父权观念,即是家务护孩子的任务落在女性身上,做丈夫的回家后可以坐在沙发看報纸、看电视,做妻子的回家后还要煮饭、清理家居、照护孩子,女性都较任劳任怨。若有体谅的丈夫能帮忙分担一些家务护孩子的任务,做妻子的就会很庆兴感激。

我嫁夫随夫,来到美国,很理所当然的要适应环境,乘机退休,梦想成真的不须要辛苦工作赚钱。Steve工作日带着他自己已准备的午餐(他一贯买一包约有六块的鸡胸肉,一次调味烘熟后存于冰箱,一块鸡胸肉就是一个午餐)去上班,我在家上纲阅读一些资讯,我煮自己的午餐,不时清理家居。我们的晚餐只是小餐,有时我煮他喜欢的食物就一起吃,大多时我们各自吃一点各自喜欢的小食,然后我洗碗碟餐具,他在我背后摸摸抱抱一下,帮着抹乾一些已洗好的餐具。我若吸尘毛地毯,他帮忙移地上东西。一星期一次的洗衣是他主动做,我随着他帮一点小忙,他除草,我清理汽车或车房。我是在家主妇,但我丈夫却很主动的共享做家务。

我猜我前世一定是做了很多善因,让我今世遇到一个很好的伴侣。我每晚都向他表示我的感恩。

2009年6月22日星期一

无条件的爱

我一直怀疑夫妻的相爱是否能做到无条件的爱,不向对方有任何要求期待?

当我数次尝试劝说他减少汽水、朱古力、饼干等甜食,但他有时的回应是 “I know ﹝我知道)。过后他一样照吃不误,徒让我自己觉得很丧气,这不就是期待对方听我的话吗?为何会有期待?因为爱对方?那为什么爱对方一定要对方听話改变?因为怕对方身体健康不好,我不想承受照护担心等等的压力?啊,原來这就是自私的爱,说穿了,是爱自己多过爱对方!

有一次我生病人很弱,他说由他洗碗,我很感激,这就是不向对方要求,而对方自发的做,俩人都很欢喜。隔天,我在炉灶煮东西,看到有一点脏,就向他有点怨言的说,你洗碗怎么就沒清洁炉灶呢?他只是呀了一句知道沒做好工作。我很快察觉到我的期待出来了 期待他清洁炉灶!

回想我们结婚两年多的日子,Steve对我有任何要求期待吗?我竟然想不到有那一桩!他对我却是无条件的爱,我真的是感到汗颜,我要学习!

2009年6月8日星期一

做回自己

我把过肩几寸的长头发剪短了,我对自己突然变成很短的发形有点不适应,懊悔自己让人剪得这么短。还好只三、五天就没放在心上了,只是很好笑的早上睡醒时看到短发的样子,我把它们按下但它们就是不服从。

有朋友问,你先生会让你剪短发?我回答说,他不限制我要或不要剪头发。我知道她的意思是 男人喜欢女人长发!我却从不认为我须要 长发为君留。

但我为了想要了解是否真的男人喜欢女人长发,我问Steve你喜欢我长发还是短发?他回答说,你长发很好看,短发也很好看。这是最聪明男人的答案。我可没就这样高兴的,我再问,不是男人都喜欢女人长发吗?他说,是很多男人喜欢女人长发,但也有喜欢女人短发的。

问了也是白问,所以女人呀,做回自己吧!

2009年6月1日星期一

家庭影响着孩子的成长过程

有三个孩子在读大学的妈妈和我这没孩子的谈话:

“SY的三个孩子真乖,我的孩子却没像他们这么乖他们什么都不告诉我。她说

如果你想要孩子和你谈他们的事,你就要像朋友般多跟他们分享你的事。

我的丈夫认为不需要让孩子知道大人的事,他与父母家人都是很少联系的,只有到警急的事如他母亲不行了,他哥哥才打电话告诉他。我的父亲也是,我与母亲就比较能谈得来。

通常我们们都会把自己旧家(原生家庭)的模式搬到新家庭里头,继续跟隨着旧模式,你的孩子以后也可能会搬着这样的模式到他们的新家庭。如果你不想要这种模式继续的话,那就要尤你自己开始先改变。孩子在成长的过程家庭影响他们很大,比如生长在暴力家庭的,以后可能会不经意用暴力在自己的新家庭里。

我本身在父严母怨的家庭成长,父严即是严肃不与孩子谈笑; 母怨即是抱怨她丈夫我们的父亲。我们七个兄弟姐妹在这家庭成长,当然不一定是我们每个都会带着同样的旧模式到新家庭里,不过我觉察到我三哥就很明显如我父亲般,也许他是继承父业比较接近父亲,受影响较多

是不是很多人都不自觉的自己也在承续着原生家庭的模式?